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東北亞新生代的四無



東北亞新生代的四無                  / Ajin
這包括日本韓國與台灣,這三國的年輕一代面臨史上最大的不確定性:無工作,無房子,無婚姻,無前途。為何?幾大原因:
1.    嬰兒潮進入老年期;
2.    金融獲利遠快於產業獲利;
3.    智慧機器人取代藍領與白領工作;
4.    產能遠大於消費能;
5.    市場規模急速下滑;
這些現象帶給全世界都一樣,但對東北亞三國來說,尤其嚴重,為何?因為是這三國的經濟發展動力是依賴出口貿易,一直沒有建立完整自給自足供需鏈的循環。二戰後,歐美引領國際貿易用以取代二戰前對殖民地的剝削,致使東北亞三國一直可以享有高速的經濟發展,專門集中於加工出口,販賣廉價勞動力,換取歐美的科技產品,這樣維持幾十年也真帶給東北亞三國的經濟發展。
然而,實際上這些經發加工品的起先構思,都還是源自於歐美遞傳過來的概念。連所有最夯的電子零件產品也一概從西方創新中取得。韓國的手機可說最幾年來最夯的產品,足可與蘋果相比,但韓國除了手機之外,其他一切的面板電視,家電用品,汽車 - - - 甚至到電子零件,概念的產生都不是源自韓國本身,而是從歐美延伸過來的,複製,改良,加工,量產,拼價格,以量致勝。這種模型完全離自給自足的經濟境界仍然太遠了。
日本原本所被認為自豪的機械工業,也因軟體發展出自動控制而被打得七零八落,加上日本本身因守舊,守成,導致大企業從上世紀80年代以後在軟體業方面就一直潛意識抵制發展,導致軟體業落伍,連電子IC零件的設計也落伍。要不然以日本原本對機械與家電的製造能力,要開發集積電路的儲存記憶體組件,根本比韓國台灣都有優越條件,然而日本不但慢,而且潛意識的心理阻隔,所以這波由電腦所帶動的新世代經濟轉動,日本被遠遠拋在後面。
川普一不搞TPP,很顯然地,北京唱說要接管TPP,但僅叫那一聲之後,隨之消音,因為北京非常清楚自己的能耐完全支撐不了TPP的運作,僅靠中國目前的消費量要來當TPP龍頭老大,那是嫦娥奔月啦!
美國一旦不進口了,日本,韓國也跟著哀叫遍野。國際貿易的起伏完全讓依賴出口貿易的東北亞三國的經濟隨波逐流,完全無法自我掌握。這些現象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呈現,相同的故事,我們已經歷經好多次了。然而,經濟天氣一放晴時,大家都忘記了,回到出賣廉勞賺出口外匯比較快又方便的第一步
該徹底轉換概念。所有的製造生產是為消費。有消費才能讓生產轉動加快。所以自給自足的內需市場循環就足夠維持所有人的需求,保證不致於落入 四無 (無工作,無房子,無婚姻,無前途)的地步。這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企業主也好,白領也好,藍領也好,要清楚理解越來經濟潮流與科技的關係,不再是儲存累積資本,而是讓既有的成果更快速擴散循環


日本年輕人的通縮心態,讓世界上最激進的貨幣政策一敗塗地
成長於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的通縮之下,日本年輕人不指望加薪,不相信增長,負利率也要存錢。日本力度堪稱全球之最的經濟刺激行動收效甚微。
JOHN LYONS / MIHO INADA
2017 03 10 17:18
在日本經濟高歌猛進的80年代,柴田廣美(Hiromi Shibata)曾豪擲一整月的薪水買了件羊絨大衣,穿過幾次後便束之高閣。而今,她女兒對瘋狂購物的理解,就是到靜岡市母親的衣櫥裡去淘貨
生活在東京的26歲的柴田奈奈子(Nanako Shibata)說:我衣櫃裡大約三分之一的衣服都是媽媽當年穿過的。為了節省東京到靜岡180公裡旅程的路費,她選擇坐大巴,而不是曾象征日本崛起的子彈頭高速列車。
世界其他國家似乎正在美國的帶領下奮力走出經濟低迷期的陰影,那些國家的央行一度依賴低利率甚至負利率以及刺激措施來推動發展,阻止物價下滑。現在美聯儲已經採取了加息行動,歐洲央行也在考慮削弱刺激力度。




然而,盡管勇往直前地進行了長期超低利率實驗,日本卻依然束手無策。房地產泡沫破裂後,日本經濟陷入了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的萎靡不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新生代顯得縮手縮腳,因為他們目之所及的只有經濟不景氣、工資增長停滯和通貨緊縮。
通縮將一直持續的觀念深植於日本人心中,似乎成了貨幣政策無法克服的挑戰。對行進在類似道路上的其他國家來說,這是個值得警惕的教訓。
匯豐(HSBC)亞洲經濟聯席主管Frederic Neumann說:即使用比較激進的政策也很難改變人們的通縮心態。我認為日本人將繼續活在對通縮的恐懼當中,而且這種陰影會延續很多年。
日本央行的經濟刺激行動已經開展了近四年,其中包括印鈔數萬億日圓,調低利率至負水平等,力度之大或許堪稱全球之最。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20134月推出的令人震驚的刺激措施曾一度推動經濟和物價反彈,但終以失敗告終。日本去年重新陷入通縮。前不久,通脹率有所回升,徘徊在近零位置。
去年11月,黑田東彥推遲了實現2%通脹率的時間表,幾乎相當於承認自己江郎才盡。去年他在一系列講話中指出,根深蒂固的通縮心態扼殺了工資或物價上漲的希望,限制了負利率等貨幣政策的影響力。黑田東彥拒絕通過發言人置評。
近幾個月來,日本通脹率略高於零,經濟學家將其歸功於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美元升值和油價上漲等不屬於日本經濟基本面的因素。幾乎沒人認為日本踏上了增長強勁和物價回升的復蘇之路。
通縮之所以對經濟不利,在於它對經濟增長有破壞作用。企業盈利變少,因而減少投資、下調工資並停止招聘。在經濟不確定的背景下,民眾不再花錢消費,而這將進一步加重物價的螺旋式下行趨勢。
日本央行推行超低利率背後的考量是,低利率可重啟通脹,進而可以刺激消費者和企業進入消費模式。但日本人總是一成不變地認為通縮的情況將繼續,不管央行把利率壓得多低,消費者和企業在花錢方面都十分克制。有証據表明,超低利率起到了事與願違的效果,因為驚慌失措的消費者一直在未雨綢繆地存錢,而不是花錢。
在這個央行措施花樣百出的時代,沒有哪個國家像日本這樣做到了極致。日本央行1999年率先將基準利率降至近零水平。幾乎10年後,歐洲、英國和美國才為了應對2008年的經濟危機出此下策。2001年,日本給金融系統注入大量現金以刺激通脹和經濟增長,而此舉便是後來西方國家亦步亦趨的量化寬鬆



黑田東彥從2013年起向金融系統注入的現金之多(每年約7,000億美元),不禁讓一些投資者擔心日本會出現惡性通脹或資產泡沫。這一擔心並未變成現實。去年,日本央行追隨歐洲央行的做法,將利率降至負值,試圖以激進的方式迫使銀行增加放貸規模。如果銀行不願這麼做,將付出不菲的代價。
在經濟如火如荼的80年代,幾乎沒人會想到日本能淪落到眼下這般田地。當年,日本大亨動輒買下紐約洛克菲勒中心這樣的地標性建築,東京的房地產價格也高居世界榜首。1989年,日本發起的加息行動戳破了房地產和股市泡沫。
此後,受周期性衰退的影響,日本經濟年均增速不到1%90年代末,物價開始下滑。
被中國趕超後,日本從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滑落為第三大經濟體。日經指數目前徘徊於1989年高位時的一半。房地產價格25年來大面積下跌。
去年,日本冰凍甜品公司赤城乳業(Akagi Nyugyo)25年來首次提價約10日元(折合人民幣約6毛錢)後,忙不迭播出了一條道歉廣告。而實際上,日本企業坐擁近2萬億美元現金,政府官員主張把這些閑錢投資於日本市場。
2034歲的日本人大約有2,000萬,他們成長於物價開始下跌後的日本,通縮在他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加薪、股價上漲或是銀行給存款支付一定利息,這些對他們而言都屬於假想。現實世界裡,任何東西的價格明天都有可能比今天更低。所以他們的本能是穩妥行事,節衣縮食
他們不認可父輩的消費主義,覺得那無異於揮霍浪費。有些人住在團體家屋裡,和室友共享一室(日本新興現象),吃3美元(約20元人民幣)的牛肉飯。要說他們肯在哪方面花錢,那就是旅行。在一個通縮的社會裡,你買的所有東西都可能貶值,但經歷不會
一些上了年紀、經歷過二戰後缺衣少食日子的日本人不免擔心,年輕人缺乏進取心。日本用啃老族一詞形容不處於讀書、工作或培訓中任何一種狀態的年輕人,用飛特族指那些工作不穩定的兼職者或合同工。單身寄生虫說的是那些從未離開父母家的人,還有遭女性抱怨、對女性不感興趣的食草男
前經濟財政大臣竹中平藏(Heizo Takenaka)說:這些人的問題是,他們過得太舒服了,期望值又很低。我們以前想買好車,但他們好像並沒這個念頭。
很多經濟學家本以為,日本央行2013年的刺激政策足以推動該國走出增長乏力和物價下跌的漩渦。黑田東彥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政府的其他內閣成員表示,通脹和增長初現起色是刺激政策終將奏效的明証。也有人認為,貨幣政策本來是有效的,但2014年上調消費稅後,效果打了折扣。
日本央行去年10月的一份調查發現,只有5%的受訪者打算來年增加開支,48%的受訪者則打算勒緊褲腰帶。
30歲的龜山啟太(Keita Kameyama)是香川縣一名公務員,每年工資收入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7.7萬元)。他將約四分之一的收入存起來,為的是最終能和相戀多年的女友修成正果。他和母親住在一起,開一輛老舊的本田車,很少購物。
日本央行的刺激政策對龜山的消費沒有產生任何影響。他仍雷打不動地把錢存入銀行賬戶。他不僅擔心日本的長期停滯會吞噬掉自己的養老金,還擔心沒有足夠的錢來照顧母親。老齡化是日本社會越來越關注的問題,60歲以上老人是2034歲年輕人的兩倍。
雖然日本實行短期負利率,但長期存在銀行裡的錢還是會有利息,盡管少得可憐。在龜山看來,把錢放進銀行是唯一的攢錢之道。香川縣最大的百十四銀行(Hyakujushi Bank, Ltd.)存款利息只有0.05%,一筆錢如果從1995年存到現在,利息還不到1%
龜山說:香川縣的人們熱衷於存錢。我聽說日本央行為了讓民眾花錢動了很多腦筋,但我覺得我是不會敞開了花錢的。
很多年輕人如此省吃儉用,是因為他們真的沒什麼錢。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做的是臨時工,不僅薪酬低,還沒有員工福利。
日本宏觀顧問公司(Japan Macro Advisors)創始人兼經濟學家大久保卓治(Takuji Okubo)說:企業不再發展壯大,雇員上了年紀,但又不能一裁了之,所以沒有余地納新。
東京廣告公司Hakuhodo Inc.青年市場營銷部主管原田洋平(Yohei Harada)表示,汽車、啤酒和化妝品公司大幅削減了針對年輕成年人的廣告預算,集中火力瞄準退休人士。他說:父母和子女的角色現在反過來了,泡沫時代的父輩仍很孩子氣,希望買漂亮的車子,而後泡沫時代的子女則對父母的大手大腳憂心忡忡。
33歲的齊籐隆(Takashi Saito)是名未婚企業家,2015年決定創業時,住在東京的集體宿舍裡。當時他想創建一個網上租衣公司,服務於那些既不想花錢置裝、又想擁有琳琅滿目衣櫥的女性。只需每月45美元(折合人民幣約310元),顧客就能一次租用三件衣服,不想穿了可以還回來,再借其他衣服。
齊籐以為可以很容易獲得貸款,因為日本的低息政策就是要刺激銀行增加對小企業的貸款。但事實並非如此。
他向專為小公司提供融資的日本金融公司(Japan Finance Corp.)申請了20萬美元貸款。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後,他拿到的貸款不足5萬美元。一年後隨著公司的發展壯大,他想申請更多貸款,但卻被拒。日本金融公司不予置評。
銀行業分析師表示,日本金融機構變得更為保守,特別是對那些提供不了任何抵押品的初創公司,因為利率過低侵蝕了金融機構的利潤。在去年日本利率降為負值後的11個月裡,日本金融公司的貸款組合規模反而縮小了。
齊籐動用了存款,也問家人借了些錢,目前仍希望拿到風險投資。
日本服裝品牌優衣庫(Uniqlo)成了通縮時代的明星公司,其好穿不貴的休閑服裝吸引了精打細算的日本國民。但2015年提價後,消費者不再趨之若鶩,優衣庫只好又被迫削價以提振銷售。
優衣庫創始人柳井正(Tadashi Yanai)認為,是央行的負利率和量化寬鬆等政策讓消費者提心吊膽。他在接受採訪時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對未來不放心。必須停止愚蠢的負利率政策。
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的日本經濟學家Masaaki Kanno說,通縮心態之根深蒂固在於它的合理性。在工資25年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年輕人不相信未來能掙得更多。
一些經濟學家主張,日本政府應當嘗試更多財政刺激和貨幣寬鬆政策。也有經濟學家認為,刺激政策讓日本背負了太多債務(目前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230%),最終可能引發經濟崩潰。
前文提到的那位在母親衣櫥裡淘衣服的東京姑娘柴田奈奈子,前不久把自己在職業介紹所的工作時間減到了每周三天。為此,她搬到了租金只有之前一半的公寓裡,幹脆不再逛街。她覺得把時間投在工作上毫無意義。現在她學起了現代舞。
柴田奈奈子說:我認為把自己完全耗在工作上不公平,反正也不指望能加薪。


17 則留言:

  1. 所以 , 嚴格說起來 , 與其說是經濟 , 其實應該是文化價值觀的提昇 , 也就是民族性的徹底改變!?
    否則只會在某一階段輪迴!

    回覆刪除
    回覆
    1. 嘿嘿,狠狠地把孔丘的屁股蚻痛囉!

      刪除
    2. 日本會通縮,應該都是「黃金傳奇」節目害的…1萬日幣正常生活1個月,還比看誰剩得多!

      刪除
    3. 重點是創造出屬於自己的 "需求"
      而不是供應他人的 "需求"

      需求才是勝負關鍵

      刪除
    4. 如果日本的生育率為2,那這樣的生育率(撫養比)能撐起日本的經濟及長照嗎?
      以目前的科技及社會狀況來看,這樣的生育率似乎還是不足的(老人照護負擔太高)。
      這是不是一個被忽視原因?

      刪除
    5. 只要幾個關鍵變數正確預估,所有的數字都可以得到的,包括生育率與撫養比。這是簡單數學問題。現有年輕就職人員年金儲存所形成的年金大池,經過長期投資希望能把大池不斷擴張,不但可以應付老人年金給付,還可以應付通膨,也可以應付經濟循環的升降,這是理想狀態。然而關鍵是:預測數字與實際情況若產生落差時,該怎辦解決?集合所有統計與經濟學家,也絕對無法把這種預測工作做得準確的,因為這是上帝的工作,丟擲骰子!

      有一學派是非常反對這種年金大池的制度。他們認為這種年金制度在概念上有很大問題的,好似說,人一老就得吃大鍋飯。這種年金大池好比人民公社的一種配給制度。若以自由市場經濟的觀點來看,老人年金的儲存應該也可以如市場,自由選擇儲存或消費一樣來處理。美國的401K就是採這種自己操控年金儲存的投資,自己承擔輸贏的責任。

      台灣幾乎所有的問題都是由於蔣家KMT70年來為了籠絡整個49族生計所衍生出來怪異政策所導致:年金與18%,司法制度,保防與退將,認同問題,森林流失,土石成河,倚靠外貿,導致無法自力更生, - - - - 太多太多,族繁!100%都是由於為了維持蔣家統治體制所造成的怪異矛盾現象。基本問題的癥結不掃除,整個問題在如何補救都無法正確的。這是數學,是邏輯,是從基礎一塊一塊磚疊成的結果。基礎歪了,何時倒不是概率,而是遲早!

      刪除
  2. 中老年人及既得利益者太貪,執政者,只想執政利益(Ajin大最新一篇貼文),所以目前只感受到少少的改革

    回覆刪除
  3. 日本的問題恐怕是在生育率過低時就已經出現,因為正常的生物的在低威脅的環境下的確會少生,但是不會不生。日本的低生育率其實不是因為少生,而是不生導致的低平均值。要怎樣的意識型態可能讓生物本能廢棄?如果這樣的意識型態沒有處理,族群不要滅絕就該偷笑,談何成長?另外,低生育率不只是量的問題,而是質的改變,尤其是文化。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丟給大家一個問題搔頭皮:

      1. 性觀念開放後,生育率升高或降低?為何?

      2. 有人說,所謂男生,無色不男!那麼所謂性開放意指男生性觀念開放(本來就很開放)?或指女生性觀念開放?何者為主?


      刪除
    2. 低薪及托育問題是生育率低落的主要原因;但是還有兩個次要原因讓有錢有閒的年輕人也不下蛋。

      性解放可以解放的女人遠多於可以解放的年輕男人,這就是生育率低的原因;男人不想戴綠帽的本能跟女人不想被強姦的本能一樣,是必需尊重的,最多要求男人要接受(婚前婚後都)沒有比自己淫亂的女人。
      性解放的極致就是說其實被強姦的生理傷害很小(現代醫學可以消滅懷孕風險、也可以治療許多性病),所以妳放下就沒有心理傷害了;這是夏系夏景的邪惡之處。
      要男人放下的結果就是,男人乾脆放下到成為佛系男,而且是比較好的男人放下成佛系男,過不久就是女性也覺得找不到好男人而佛系化(最好的男人已經被搶光、次佳選擇則被嚇成佛系男)。

      在經濟有一個必需解決的問題是,女性地位上升的速度高於婚姻階梯平緩的速度(高層仍然是男性地位高、但中低層女性的地位已經不輸男性;玻璃天花板不會造成多嚴重歧視、缺乏玻璃地板才嚴重)。

      刪除
    3. 性解放對多數男性來說只是網路色情很方便而已,其他方面反而更慘,沒有享受到性解放的樂趣卻必需承受性解放的風險。這是必需推動的觀念。

      還有一個必需推動的觀念,生育率下降的問題不能用科技及移民解決。
      未來的科技可以讓生育率略低於二的社會很健康,年輕人不會為了奉養老人而痛苦及生不起;但是救不了東亞如此低的生育率。
      移民也只能解決輕微的生育率問題,但是移民不融入社會就成為社會問題,而移民融入低生育率社會就成為死亡陷阱(他們的後代也容易下不了蛋)。
      低生育率伴隨的高無後率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製造出一堆對社會毫無責任感的公民。

      刪除
    4. "低生育率伴隨的高無後率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製造出一堆對社會毫無責任感的公民。"
      So true. The quality factor of low birth rate would be more serious than the digits.

      刪除
    5. 太有責任感的不敢生,因為生養小孩的期望成本偏高。
      責任感可能轉移到宗教或環境社會議題,而不是生養血親上。
      不太注重責任感的,因為科技進步,去避孕墮胎的風險與成本也不高。
      FF這句"沒有享受到性解放的樂趣卻必需承受性解放的風險。"深有戚戚焉!
      低薪真的問題很大,以前一個人的薪水養家,另一個顧小孩,負擔得起。
      雙薪但是低薪高工時,變成既沒有錢也沒有時間結婚生養。女性投入工作,男人不進廚房,勞動力可投入的產業沒有擴大又外移嚴重,反而造成勞動力過剩薪資壓低。
      對了,人口紅利所帶動的乘數效果,是消費比較大?還是投資儲蓄比較大?

      刪除
    6. 高無後率消滅責任感的效果沒那麼快出現,本來有責任敢不敢生的到了中老年以後有很高的機率對社會議題無所謂。

      性解放的風險有三個值,A值是基因本能的判斷、B值是現代醫療科技下的真實風險、C值是濫交者的判斷;A>B>C,濫交者已經高估了醫療科技的能力,但如果以B值(實際值)來要求非濫交者接受曾經濫交的配偶、也是一種邪惡--類似於夏系夏景對性侵受害者的治療方法。
      總之就是要推行一個觀念,社會可以接受貴圈真亂,但不能接受貴圈真亂的風險外溢到非濫交者上(白話文版本:你要高結婚率,就是要減少「資源回收」問題,而資源回收的定義是配偶曾經比自己淫亂)。

      而在低生育率的經濟原因,我是認為必須建立幾個社會共識,其中一點就是:
      目前的社會仍是「丈夫收入等經濟地位低於妻子就容易造成不幸」、「全職家庭主夫大致上只有老男人能當的有尊嚴」,這兩問題解決前,「男性收入較女性高」及「女性低就業率低」反而是比較健康的。

      至於人口紅利的乘數效果,我是認為為了未成年者及已婚青年所產生的消費才是是否健康的指標。

      刪除
    7. 我要補充一下我所提到的問題點並不是最大的問題點,許多更大的問題點是不容易解決,但是社會至少有病識感。
      我在上面所提的問題點是社會缺乏病識感的問題。
      我還要提一點,同婚團體只要願意在婚姻平權裡面處理這個問題,那同婚的支持度就會上升;只是看看社民黨及女人迷的表現喔...本來被肥宅嘲笑的護家盟,都因為她們變得有些道理了。

      刪除
    8. Interest groups with political correctness are mainly for their own interests, not public good.

      刪除
    9. 以真實利益衝突來看,女同和社會的衝突比男同大很多(因為找不到老婆的遠多於找不到老公的),但現在是光是男同就可以玩掉手上的牌。
      而許多佔有話語權的女權團體與社會利益的差距也很大,她們的滅絕性太高。

      刪除

發表意見者,請留稱呼。用匿名不留稱呼者,一律自動刪除。